雨热闲坛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人不能没有鸡的世界
 
  
   
人不能没有鸡的世界
时间: 2006-03-14 19:51:30 | [<<] [>>]

  白岩松:说实话,这几年可以说在动物里头鸡的命运挺苦的,你看前年是中国农历的猴年,但是由于禽流感的原因要杀很多鸡,有人就说这叫“杀鸡给猴看”。但是去年是中国农历的鸡年,鸡在这一年里头命运变得更加悲惨。这个时候呢在网络上有一个动画,名字叫《我不想说我是鸡》,一下子风靡起来,它用一个稚嫩的小鸡的童声来唱出了自己的心声,让好多人它为流泪。这该是怎样的一个故事呢?一起看。

  我不想说,我很清洁。我不想说,我很安全……

  这是一只刚刚出生的小鸡,在去年的农历鸡年里,小鸡因为禽流感爆发失去了爸爸和哥哥。在2005年的冬季里,这则名为《我不想说我是鸡》的动画引发了一次网络地震,仅仅一周时间,就已形成了30万人的小鸡追星族。它被网迷们称为是2005年的网络贺岁大片。

  网 民:看过。只要提起来大家都知道这个。那个歌编得特别有意思。挺形象的。挺好的,娱乐嘛。挺感人。

  这就是《我不想说我是鸡》的动画的创作团队,他们在北京的一家网站工作,专门制作无线音乐。

 

  张 炜:这个团队大概是成立了一年的时间,它的前身就是做彩铃,原创的彩铃。我的名字叫张炜,现在作为k铃制造这个团队的负责人。我是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的,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在北京的各种演出场所做各种演出。这样的生活我过了十多年,很迫切地想离开每天晚上演出的环境,所以到了这种it业的公司,带自己的团队去做一些作品。

  倪 佳:我叫倪佳,一直就是做录音和扩音。

  李鹏翔:我叫李鹏翔,主要做一些策划类的工作。

  秦 宇:我的工作在这里主要是负责执行,主要是作词吧。

  梁 昱:我叫梁昱,是做flash的。这个flash是我和另外一个制作者小韦一起完成的。

  韦照周:我叫韦照周,我爸给我起的,喜欢周恩来。

 

  张 炜:去年是我们传统农历的鸡年,小鸡的形象应该作为一个吉祥物的形象而存在的。可是现在我们看很多网上的报道,由于全球性的禽流感爆发,小鸡为代表的扁毛类的家禽遭到一种灭顶之灾。

  李鹏翔:如果我们做一个换位的思考,如果我们现在是小鸡小鸭。方圆几公里内的活鸡活鸭可能都要被捕杀掉,这件事是非常恐怖的。所以当时我们在创作这首歌的时候,就考虑要用一个小鸡来作为鸟类的代言人,向人类倾诉它们作为这场事件的受难者。

  一样的我们,咋就成了传染源?啊——啊——禽流感,很危险,谁让咱有个鸟类祖先……

  李鹏翔:经过我们这的头脑风暴,就是一帮人聚集在这屋里讨论。这首歌曲的歌词执笔者秦宇他也特别兴奋,连夜就写出了这首歌的歌词。

  秦 宇:把我自己当成一只小鸡,当你的生命处在一种被人宰割的情况之下,有可能每天你好好待着就被人抓走了炖着吃了,或者你辛辛苦苦下一个鸡蛋就被人拿走煮着吃了。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?所以就写了这样一首歌。

  这个团队的平均年龄不超过27岁,而对于张炜来说,小鸡动画的观看者已经远远超过了他当年每夜拉琴所能吸引的观众。

  孩子他爹,已经处决。孩子他哥,抓去做实验

  韦照周:想到古时候的犯人被抓起来的时候大喊:“大人,冤枉啊!” 想起那种被架出去的一只鸡。

  梁 昱:说这句话的时候真是有一种特别被冤枉的感觉。其实它们也不想这样,只是某种程度上来讲,它们是一个媒介。

  吃我的肉,我没意见。拿我的蛋,我也情愿。

  梁 昱:还有谁这么冤啊?就想到了类似林冲的角色。他其实一直就是,就像小鸡对人一样,它其实是很忠诚的。结果好像反而被人抛弃的感觉。主要是要一种特冷的感觉,没有什么比大冬天被人抛弃更惨的了。

  想想命运的苦,擦擦含泪的眼,人的心情我能理解

  新 闻:中国的禽流感疫情已经进入到了……对疫点半径三公里内的所有……越南首都河内市众多圈养的……辽宁省确诊的高致病性禽流感……

  一样的鸡肉,一样的鸡蛋,一样的我们却过不了本命年!啊——啊——

  在新一轮的禽流感风暴中,中国有13个省、32个市被卷入其中。仅仅一年时间,就有2257万只家禽成了这场灾难的祭奠品。死亡率高达33%的禽流感时刻威胁着中国150亿只的饲养家禽。

  倪 佳:我觉得还是挺恐怖的。挺应该预防的一件事,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,后来知道。就是多煮煮呗,吃什么东西都多煮煮,多炸炸。

  张炜说创作小鸡动画的初衷很简单,他没有想到会引起如此巨大的反响。但是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这个他曾经最看好的画面却遭到了一些人的强烈不满。

  女兽医工作人员:因为我们挺特别的,我们是做畜牧兽医这一行的。刚开始看了心里还是挺抵触的,就是两个穿着防护服白大褂的人,把孩子他哥吧,拉去做实验。我们畜牧兽医工作者实际上做了很多很多工作,其实是为了造福。但是在这里好像变成了一种杀手的感觉。

  男兽医工作人员:我从专业角度出发的话,大家要公正要客观,也不能都像我们那个flash说的那样。

  张 炜:这个环节说实话,是我们一开始没有想到的。没有想到这个作品出来后,会得到各种不同层面的反馈。

 

  很多网友都说这个动画在可爱幽默的同时也很感人,很多人都为之落泪。每天,张炜他们都能收到各种反馈的电话,但就在春节前两天,张炜突然收到了曾经批评动画的兽医们的电话。

  张 炜:说他们想在他们单位的年会上演唱这首歌,找我们要这首歌的卡拉ok的版本。

  这是农业部兽医诊断中心年会上的录像,小鸡的节目获得晚会最高人气。节目主办人的网名叫“闻鸡掉泪”,他说:“看完这个动画后,我大哭了一场。”

  女兽医工作人员:听到这歌之后感慨特别深,当时想的不是鸡。因为我们很多工作者是下到基层去工作的,见过养殖户。尤其是散养户,农民什么的。他们在自己的鸡被杀的时候非常得心疼。有的就是老奶奶,就养那么几只鸡,但为了禽流感的疫情,可能会把这几只鸡处理掉。

  养殖户:我们是有点冤,不应该杀我们的鸡。6000只鸡啊,全部报废了。当时我们家全部落泪了,没人敢进记者,都没人敢过来瞅,谁敢过来瞅?

  倪 佳:归根到底还是人类的原因,但是现在既然发生了,还只能听着科学家的方法预防。没办法,还是希望以后人类多注意,包括电池啊好多好多事。

  鸡年过去了,张炜和他的同伴们又给我们带来了一只小狗,可是处在本命年的小狗和小鸡一样,发现生活依然令它忧心忡忡,无所适从。

  一次性参盒多数都不合格。——那我吃快餐!

  当心苏丹红像可怕的毛毛虫。——那你说我们到底吃什么?总不能在家里干等着挨饿

  张 炜:人不是孤零零的就一个物种活在这个世界上,我们生活得太随意了,而且我们太主观了。我们身边还有许多比我们更早地来到这个世界的东西,我们真正把自己当成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主宰。

  梁 昱:当时也是把这个鸡当成一个人来看待,也就是想告诉观看者给他们一个暗示。它们不仅仅是一只鸡,可能还有一个身份,就像一个弱势群体的人一样。反抗力很弱,值得同情。

  张 炜:其实像一开始一个孤零零的舞台,旁边都是黑的,就像现在这样。几束灯光打起来,几个很孤独的个体在台上忘情的唱他们真正想唱出来的声音。都是刻意地营造的一种气氛吧。不管是鸡也好还是人也好,在内心深处总会有一种孤独。一种很难以用语言表达的孤独。

  我不想说,我很清洁。我不想说,我很安全。可是我不能拒绝人们的误解……

  梁 昱:至于后来引起的这么大一种讨论感情,上升到这种高度,说实话真没想到。还是好人多,现在还是好人多,毕竟都比较同情弱者。

  啊——啊——禽流感,很危险,谁让咱有个鸟类祖先?

  孩子他爹,已经处决。孩子他哥,抓去做实验。这年头做只鸡,比做人还艰难……

  张 炜:生活其实就是这样,不管你是作为一只很没有力量抗争的小鸡也好,还是执行命令的人,只能去接受。

  2005年过去了,希望一切不美好都能过去,愿天下所有的小鸡、小鸭、小朋友们都能健康成长,愿世界充满健康、和平。人不能没有鸡的世界

  梁 昱:觉得最后一段独白挺感人的,我印象里这种动画,一到这种时候总是忍不住呵呵一乐,就那种。但没想到做出来后还挺抓人的。反正我对最后一点比较满意,也不能说别的就不满意了,就是说相对来说是比较满意的,当然也不是特别满意。

  张 炜:我直到现在还会很多次地再去听再去看这个作品,看到某些段落的时候还会很深地在打动我。生命中很灿烂的东西往往只是一瞬间,但更度的是需要忍耐一些东西,需要接受一些东西。不管是对小鸡来说还是对人来说。

  我不想说,我很清洁。我不想说,我很安全。可是我不能拒绝人们的误解,看看紧闭的圈,数数刚下的蛋,等待被扑杀的危险。

  吃我的肉,我没意见。拿我的蛋,我也情愿。可是我不能容忍被当作污染,想想命运的苦,擦擦含泪的眼,人的心情我能理解。

  一样的鸡肉,一样的鸡蛋,一样的我们咋就成了传染源?啊——啊——

  禽流感,很危险,谁让咱有个鸟类祖先。

  孩子他爹,已经处决。孩子他哥,抓去做实验。这年头做只鸡,比做人还艰难,就算熬过今天,就算过了明天,后天估计也得玩完。

  一样的鸡肉,一样的鸡蛋,一样的我们却过不了本命年!啊——啊——

  一样要吃肉,一样要吃饭,人不能没有鸡的世界。

  白岩松:只以为是个娱乐,娱乐着娱乐竟严肃起来而且有点越来越严肃了,这很值得我们琢磨琢磨。禽流感的确让人担心,也挺让人厌倦,但这能说是鸡的责任吗?其实正是我们,是人类的活动制造了这样的一切。显然,有很多东西我们需要改变,让我们自己,也让所有的动物都有更多的笑脸。

 

  (3月14日《东方时空》栏目)

 

(来源:中央电视台 责编:笑天整理)


首页 >> 人世漫笔
分享到:

评论(2) | 推荐 | 打印 | 关闭
2006-05-25 09:37:18 网友: guest_1038(白雪公主) 来自: 59.40.*.*
就像歌词:一样的鸡肉,一样的鸡蛋一样的我们咋成了污染源?啊—啊—禽流感很危险谁让咱们有个鸟类的主先。是啊禽流感是很害怕,但我部知道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怎么那么像野兽那么残忍呢,为了一只鸡就能随便的拿去做试验他们的人性到什么地方去了呢?现在部是提倡人和动物要平等吗,你们乱拿鸡做试验难道也可以说是人和动物的平等吗,那也部是所有鸡的责任想想我们以前做过的污染环境的事把,现在的人也更残忍不是吗?如果人人都有一颗爱护动物的心,那么我们的世界就会变的很和平了。
2006-04-01 17:41:05 网友: guest_4465(流浪的人) 来自: 61.133.*.*
我就是看了东方时空才知道的,看的时候我好感动好心酸好想哭,那种稚嫩的声音唱出来的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感觉我们人类好残忍好悲哀
    


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网 | 关于我们 | 友情链接 | 会员注册 | 言论平台 | 管理条例 | 版权声明 | 站长信箱 | 不良举报
雨热QQ86018153    联系雨热wzy_83#sina.com   雨热闲坛warmrainforum.com
圣博平台技术支持 北京 西安 Copyright © 2001-2013 warmrainforum.All rights reserved

陕ICP备05010178号